• 天亮了又黑,我又过了好几岁

    上班到公司又翻过了一张日历,岁月是把杀猪刀。就这么呆了一年了,一年可以发生好多事情,但是还是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继续这么呆下去,我在学习一直学习,我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学到了东西,一直处于一种不三不四的尴尬状态。这种天气容易感冒,一感冒就头疼,一头疼就不想上班,一不想上班就烦躁不安,变态的季节口味也特别重。学校挖掉了向日葵种上了油菜花,更新的太快,长的太快,一大片一大片晃眼的黄,一大堆明媚的人们笑靥如花的站在花丛里伸出剪刀手,真是青春。我们还有几年好青春,一想到这样就特么的特别忧伤。我真特么的特讨厌写了日记憋都憋不出来,想说说么又矫情,不说么又尼玛的憋屈,滚去睡觉了。

  • 2011-03-08Good night!

    缝缝补补,拼拼凑凑,过着我的生活。

    终于很明显的感觉年纪大了,体检的时候医生说我要多喝水,肚子的神马地方出现结晶体了,我就知道不吃蔬菜不喝水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尼玛的我还骨质疏松,那医生很开心的说你刚刚过了正常的线,就差一点点。- -!您这是有毛线好开心的?后来同事说,你又缺钙,那就多吃菠菜啊,但是结石又不能吃菠菜,那喝牛奶啊,但是结石最好不要喝纯牛奶,尼玛的我又没带结石的地步。可是我又不吃蔬菜不喝水也讨厌纯牛奶,我这是有多少条命好活的。之前我觉得很纠结,因为一喝水就要上厕所,我又懒的上厕所,所以很多时候就憋一会,憋着憋着就懒的憋了,于是干脆就不喝水了。我想会不会是因为我不喝牛奶才平胸的?我特么的挑个什么食啊。所以说,要从小养成良好的习惯,多听妈妈的话,多读书,考师范,当老师……我妈现在还是这么说的。然后我跟33就是师范的同学,当一名误人子弟的人民教师,啊哈哈。我说考研去吧,33说如果你一年前跟我说,我现在回这么落魄我肯定去考研。

    谁特么知道如果会怎么样,这种天气应该出去跑跑晒晒太阳,谁叫我缺钙呢。

  • 2011-01-140114

    我有这么多脸,你有么你有么你有么你有么你有么……

    几个月前我送公司借了一个回来挂墙上辟邪,然后就越辟越邪,破事儿一波接一波。我瞪了打印机一眼,打印机就坏了,我瞪了前台姐姐一眼,前台姐姐就绊倒了,我蹬双高跟鞋,公交车就爆胎了,我知道这并不能怪我。年轻人出去了就别想着落魄的回来,3M啊,你行的,虽然大城市不比小和山,吃的贵住的贵,人也娇贵。你是个有理想的人,不要总唉声叹气的好像活不了多久一样,压力要有,但是不要被压的死死的,留点缝隙透透气能呼吸就行了。我真羡慕你们为了理想可以不顾一切的这么去了。你们俩都会成为牛B的设计师的。

     

  • 2010-12-25你好,圣诞节

    圣诞快乐!

    平安夜抽了人生第一根烟,不是因为什么情绪低落发泄堕落,而是一群同事硬是要教我抽烟,真不知道这么奇怪的味道为什么虏获了那么多人的心,呛得眼泪直流。人都是有压力的,就算是小孩子,也会害怕。所有人都在狂欢的时候有没有人会知道其实圣诞老人也是很想过节的。

  • 我很喜欢进入大巴的时候抬头的文字,三更半夜的时候装装忧郁似乎比较应景。我是不是应该去撕一张佳能的海报贴墙头督促自己存钱呢?相机啊相机,我什么时候能买的起。我已经到了开始物质起来的年纪了,噢,木有办法的,生活嘛。我不知道如何去解决你们的烦恼,就像你们不知道如何解决我的烦恼一样,我只能从脑子里挖出一点一点的意见给你们,挖一点是一点,虽然看起来听上去狗屎一般的木有起到一丁点的作用。我不知道如何去告诉你们我的惶恐不安,就好像每天的工作生活看到了人生的尽头一样又觉得人生还老长老长一样。有时候我觉得我的一生估计就这么混混沌沌的过去了,上班下班挤车吃饭一样的平淡无奇,可是又会出现那么些想提起又不想提起的小事情,比如5点下班,我总以为不用寄该死的公交车,实际上还是一个样。每一秒一个情绪,然后导致内分泌失调,影响周围的磁场,于是我就整个人昏沉沉的头沉沉的就好像到了10点半飞快跑出办公室赶末班车一样。当我看着213在交叉口等红灯的时候,我总是在纠结要不要跑过去,然后我一边思考着纠结,一边不急不慢的走着,看着他从我前面开过,到了站牌停了一会儿,于是我突然决定跑过去,跑得喘不过气,跑得刘海中间分叉的贴在额头上,看着司机缓缓的关上门,一个乘客慌忙说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我很感激你。突然就觉得很幸福。一个人在外地很对不起你们,我总是不会主动打电话回家,因为我没能力给你们任何东西,就像我很想努力的养活自己却还是穷困潦倒。我已经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我要做什么,我现在关心的只是我该用什么方式去挣更多的钱,去结束这样的一种生活。我厌恶这个地方,我讨厌这个城市,他让我吃了太多奇怪的中饭快餐,吸了太多浑浊的拥挤的空气,我根本来不及看他一眼就开走了,开在同一条路上,等待时间漫长。我有良好的心态,可是我着急。我急着买相机,我可不可以做火车到上海而不是坐昂贵的高铁,其实金钱还是可以买到时间,虽然这么说很俗,我可以很装X的用鼻孔不屑的喷喷气。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